首页 > 农业技术 > 正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冲突与难民危机对中东北非国家经济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9-12-02 11:37:25 来源:上海农业资讯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冲突与难民危机对中东北非国家经济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冲突与难民危机对中东北非国家经济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08-18 03:27:38 已有: 人阅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6年9月16日发布《冲突与难民危机对中东北非国家经济影响》分析报告称,从20世纪中叶开始,中东北非地区比世界地区经历更为频繁严重的冲突,造成灾难性的人员损失。随着冲突不断加剧与扩散,该地区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暴力的非国家形态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已经作为更加突出的军事势力,占据着领土,从根本上改变了地区的现实、经济与社会版图。一场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正影响着地区国家、欧洲和国家,钳制其社会经济体系。在本地区多极化、经济失衡、意识形态与宗教以及人口增长背景下,这些冲突在短期内还没有减缓迹象。更为严重的是,自2014年7月起,约有170万难民涌入欧洲,还有约300万难民滞留在土耳其。这股难民潮正从根本上动摇欧盟国家间达成的人员自由流动的安排并显著增加其不安全因素。

一是严重影响地区国家的经济增长。经过四年内战,叙利亚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0年内战爆发前的一半还少。也门2015年的GDP损失了25-35%。利比亚2014年GDP增长率减少24%。世界银行认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经济在过去20年一直停滞不前,与同时期中东北非国家经济增长率达到250%形成了鲜明对比。总之,冲突对经济的影响与其种类、烈度、持续时间和地理范围直接相关。通过对179个国家在1970年至2014年的数据分析,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冲突会降低所在国家GDP年均增长率2个百分点,对中东北非国家则是1.5个百分点。在第一年,冲突所在中东北非国家的GDP增长率下降4个百分点。而在冲突期间,所在中东北非国家通胀率平均增长2.3个百分点。经过三年冲突,中东北非国家GDP增长率平均损失6到15个百分点,通胀率则平均增长4到6个百分点。同样,冲突摧毁了所在国家的生产工厂、公共基础设施和商业建筑。据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预计,从内战爆发至2016年,叙利亚实际资本损失约1378亿美元,相当于战前GDP的230%。自2015年初爆发内战至今,也门基础设施损失超过200亿美元。埃及、约旦、黎巴嫩和突尼斯等国的传统旅游产业也遭受打击,突尼斯巴尔多博物馆和苏塞恐袭事件发生后,其2015年旅游收入占GDP比例较2014年下降3.5%。2013年,由于邻国伊拉克与叙利亚战事影响以及大量难民进入,约旦经济增长率减缓1个百分点,而其核心通胀率则从2013年的3.4%升到2014年的4.6%,其与叙利亚接壤的马夫拉克省的房租在2012年到2014年间上涨了68%。同样,黎巴嫩GDP增长率从2007年至2010年的平均9%降到2012年的2.8%进而到2013年的2.5%。

二是严重破坏地区国家的金融与投资,增加投资风险,导致挤兑、资本市场破产和资金外流。2000年中,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通胀率达到30%。2011年,也门和利比亚的通胀率达到15%。随着关键物资与服务供应中断以及财政预算飙升,叙利亚消费指数在2011年3月至2015年5月间上涨了300%,同时也伴随本国货币的大幅贬值。自2013年叙利亚镑与美元汇率自由浮动以来,其官方汇率只相当于战前的十分之一。自内战爆发以来,叙利亚银行资产骤降,不良资产率到2013年末增至35%,进入叙利亚的外商直接投资完全停止。2011-2014年,中东北非国家军事开支激增,部门安全相关支出显著增加。

三是破坏地区国家的社会凝聚力。冲突所在国家大量人口死亡、难民流离失所和逃离降低这些国家的人口资本。以叙利亚为例,自2010年内战爆发到2016年6月,约有47万人死亡,660万人流离失所,500多万人逃至邻近国家,这些人数约占该国2010年人口总数的55%,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技术工人,表示这些国家出现人才大量流失。同时,失业、失学、贫困、失医也是冲突给所在国家带来的直接后果。还以叙利亚为例,失业率从2010年的8.4%上升到2013年的50%,失学率达到52%,期望寿命从战前的76岁降至2014年的56岁。也门约有80%人口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伊拉克的贫困率从2012年的19.8%上升至2014年的23%。同样,黎巴嫩和约旦也因大量难民涌入而修改其最初的“门户开放”政策。据2014年民调显示,80%的约旦人反对接受更多难民。同时,治安形势也在恶化,针对妇童的犯罪显著增加,从而导致社会凝聚力下降。

今日中国急切呼唤孙冶方式的理论开拓者,甚至需要比他更大的勇气和更多的智慧。孙冶方终其一生,想仿效《资本论》,编写一部《社会主义经济论》。在中国当代经济理论史上,他是一座丰碑,同时是一个比顾准更大的悲剧。

土地、税收、人工成本啥啥都在涨,而这些涨幅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是块“蜜糖”。到底是谁导演了房价的暴涨?答案或许谁都清楚,但却没有一个公开的口径。而如果你要问我,我只能回答高房价已经演化成了一个哲学问题。

在全球百年沉浮的历史当中,一个并购异常活跃,尤其是大蓝筹爆发股权狙击战的时期,往往预示着一两年后一场大股灾或是经济危机的来临。

整体房价进一步快速攀升的动力明显不足,当然热点城市房价下跌的空间也相对有限。现在房价正处于不上不下的僵持阶段,地价也快速达到了相对高位,且地价泡沫程度远比房价要高。地价不率先进行调整,整体市场压力还会继续放大。武汉老年癫痫病能治好哈尔滨哪家医院能治好羊角风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好吗